自然资源

土壤资源

成都市土壤资源丰富,有水稻土、潮土、紫色土、黑色石灰土、棕色暗针叶林土、亚高山草甸土、高山草甸土、高山寒漠土、黄壤、山地黄棕壤、山地暗棕壤 11个土壤类,20个亚类,56个土属,150个土种;土壤类型多样,养分充分,土层深厚,质地适中,适宜各种农作物及林草生长。

森林资源

成都市自然生态环境良好,森林资源主要分布在西北部龙门山、邛崃山区,距离中心城区均仅有100公里左右;龙门山和龙泉山为成都市重要的生态屏障。全市拥有4个“森林及野生动物保护类型”自然保护区,而且森林树种丰富,植被良好,景色优美,林间包含有珙桐、玉龙厥、光叶厥等珍稀植物,栖息着大熊猫、金丝猴、扭角羚等珍稀动物。2019年,全市有森林面积858.59万亩,森林覆盖率39.93%,活立木总蓄积量 3592.33 万立方米,森林年固碳量 160.52 万吨。

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

生物资源

成都市生物资源十分丰富,2019年在域内已记录的高等植物有26412243390种,占全国种数的十分之一,占全省种数的三分之一。其中,国家一级重点保护植物有珙桐等6种、国家二级重点保护植物23种;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15种、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58种,其中有野生鸟类488种。成都市种植业、养殖业发达,水稻、小麦、油菜籽面积大,产量高;蔬菜品种丰富,四季常青,终年不绝;家禽、家畜饲养普遍,尤以生猪养殖全国著称;水产养殖异军突起,冷水渔业发展很快;经济林木资源种类较多,包括果树、茶树、桑树及木本油料植物;药用植物资源十分丰富,川芎、郁金以及 “三木” 药材 (杜仲、厚朴、黄柏) 既能野生又宜家种,畅销全国,山区还拥有贝母、虫草、天麻等名贵药材;花卉和环保植物随着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以及环境保护意识增强,其种植面积、培育品种、生产数量都有大幅度提高。

郫都区新民场苗夫赏花基地

矿产资源

成都市已发现的矿产资源有铁、钛、钒、铜、铅、锌、铝、金、银、锶、稀土等金属矿产,以及钙芒硝、蛇纹石、石膏、方解石、石灰石、大理石、煤、天然气等非金属矿产,共60种。成都市已开发利用的矿产资源主要有煤、天然气、硫铁矿、芒硝、化肥用蛇纹岩、石膏、水泥用灰岩、建筑石料、砖瓦用页岩、膨润土、砖瓦用黏土、饰面用蛇纹岩、饮用天然矿泉水、医疗热矿泉水。成都地区开发利用天然气历史悠久,至迟在西汉年间,邛崃就利用天然气 (火井) 从事煮盐,有近2000年的历史;天然气探明储量16.77亿立方米,是成都市的优势矿产资源。成都地区矿泉水资源分布广泛,饮用矿泉水埋藏于平原下部含水层及台地丘陵区,可开采资源1.71亿立方米/年,具有良好的开发前景;医疗用热矿泉水分布在龙门山、邛崃山、龙泉山区。成都地区为全国钙芒硝矿产资源最集中产地,已探明储量98.62亿吨,主要分布在新津县牧马山地区;建筑原料非金属矿主要包括水泥用石灰岩矿、砖用页岩矿,均储量丰富,也系成都的优势矿产资源。

水利资源

成都市水资源总量为101.87亿立方米,总量虽然丰富,但因人口密集,人均水资源占有量却很少,人均水资源占有量679立方米(按户籍人口计 。成都市地处长江支流岷江及沱江流域,岷江及沱江干流穿越市境,市境内岷江干流长96公里,沱江干流长146公里,岷江、沱江流域面积分别占55%、45%。成都市过境水量中以岷江过境水为主,不仅水量丰富,而且水质优异,洪枯变化较小,地势居高临下,便于自流引用,为成都主要供水水源。成都市地下水资源较为丰富,共达29.21亿立方米,且埋藏深度较浅,含水层厚度大,便于开发利用;但因城市化的进程,使地下水受到不同程度污染,故对地下水应以保护为主,适度进行开采。全市拥有各类蓄水设施24993处,其中有水库262 座(大型1座、中型6座、小一型54座、小二型201座),各类蓄水设施实际蓄水53213万立方米。

自然景观

成都市是全国著名的重点风景旅游城市,自然景观十分丰富。成都处在由剑门蜀道、九寨沟、成都、峨眉山、长江三峡等旅游胜地组成的四川旅游环,以及由北京、西安、成都、昆明、桂林、广州等旅游中心组成的全国旅游环的结点上,又是内地前往西藏的主要通道,优越的旅游地理位置为开发利用丰富的成都旅游资源创造了良好的条件。成都地形地貌复杂多样,山水俱全,自然风光绮丽,旅游资源得天独厚。成都的山景具有高、险、奇、秀、幽的特色,有如“天下幽”的青城山、雄奇多姿的九峰山、高耸挺拔的西岭雪山、景色秀美的玉垒山;水景中有汹涌湍急的溪流,清澈明亮的水潭,飞珠溅玉的瀑布,秀美如画的湖泊;生物景观中有少见的桂花林、箭竹林、杜鹃林等植物群落,以及大熊猫、小熊猫、金丝猴等珍稀动物。成都市的旅游资源分布相对集中,已形成以成都市区为核心,组合不同、风格各异的国家A级旅游景区 92个(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1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49个、国家AAA级及以下旅游景区共42个),以及众多省、市级风景片区。

来源:成都年鉴社——2020年卷《成都年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