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机制之变为成都社区带来自我升华
发布时间:2018-12-11 08:19:28来源:成都日报访问量:
访问量:345
[字体:]

大家真正把社区、院落当自己的家了


新的模式为我市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工作带来新的活力(成都日报资料图片)

初冬的早晨,一场居民骨干培训及自由组织培育项目——院落空间规划正在草堂街道草堂路社区活动中心举行,台上社会组织的老师讲得投入,台下社区的居民听得认真,互动连连,讲座不时被欢声笑语打断。

大家都觉得,院落规划好了,自己也住得舒心。

看到居民们纷纷为院落发展规划出谋划策,一旁的社区书记叶鸿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这就是‘我的地盘我做主’,大家真正把社区、院落当自己的家了。”

今年是叶鸿到社区工作的第12个年头。去年1月,叶鸿被派到草堂路社区当书记,当社区书记一年多的时间里,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与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工作共同成长。

“新的高度。”当回过头来看,叶鸿认为,以前在社区开展的工作,仅仅是现在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工作中的一部分。“作为城市最小的细胞,社区的发展治理和城市的发展治理其实是一样的,去年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大会召开后,这项工作迈上了新征程。”

在叶鸿看来,首先就是理念的转变。“从区上开始,就经常组织我们参加各类培训,到外地参观学习,比如社会保障金怎么合理使用,比如社区应该如何发展规划等等。”叶鸿坦言,站在新的起点上,自己对社区发展治理工作也有了新的认识,“更多的是全局性观念,要让社区的人、文、地、产、景协同发展。”

专业化的治理工作,需要专业化的人才。现在,社区两委11个人,全部考取了民政部社工师的职称,更有3个90后。

理念的转变与机制的创新,不仅在于社区干部,更在于社区居民。突破口,是从居民能力提升和主人翁意识的激发打开的。

“首先是让大家明白,参与社区事务中所做的每一件事最终都是自己受益。我们把社会保障金撬动起来,用于居民自治中。比如哪个院子要修个停车棚?行,先在院落内开展意见征集,报社区,社区议事会进行讨论看可否实施,确定之后作为社会项目发布比选公告,社会组织开始比选,社区评审小组进行评审最终确定由哪一家来实施。在资金来源上,居民自筹和社会保障金各一半,整个流程其实都是居民自己在做主。”按照叶鸿说的,最重要的是1万元的社会保障金其实办了2万元的事。

草堂东路133号院是原蜀绣厂的宿舍,前不久,院子对面开始修建新的楼盘,居民小组长胡声荣想到这是一个契机,于是找到建设方协商,让新小区和老院落达成了共建协议,133号院的外墙和大门都进行了修缮,路宽了,门阔了,顺带把院子里的停车棚也一并免费翻修了。居民小组长带头弄出的变化也激发了院内的居民,租住在这里的李志鹏发挥自己印刷的特长,把院子内墙外墙的美化工作承包了。

一条极具特色的院落自治之路,让居民们都不愿意搬离小院,在他们看来,高大上的物管小区也不如他们院子住着舒心安心。

叶鸿感到,社区做的事不再是一厢情愿,而是居民要做什么,社区就为他们提供这样一个平台而已。“每当看到居民办成一件事,我们也跟着激动。”

新机制带来的新变化,社会组织感同身受。

常青树社会服务中心刚成立的时候,从区上,到街道,到社区,再到院落,负责人朱国红得先挨着介绍一下什么叫社会组织、什么叫社工。用她自己的话说,属于“东一榔头、西一钉锤”地搞,“不仅居民还没认可你,很多更是一锤子买卖,今年的项目做完了,就开始担心起来年的项目。而随着社会组织和社区、和居民的关系更紧密,现在只要项目做得好,社区自然会找到我们,工作中居民也更配合了。”

今年,中心在社区搞了一个草堂叙语项目,就是结合居民需要,把与草堂相关的元素作为主题来搞活动。“一个院子一个院子开展项目,把原来在社区开展的活动分散到院落里面来,而且,大家积极性很高,从第三场开始就都是居民自己来搞了。”

“我们把各个院落中有特长的‘能人’找出来,充分开发他们在社区发展治理中的优势,也就是把属于社区自己的资源挖掘出来,让他们先抱团成为社区社会组织。在合适的时候,我们拿出一些微项目给他们做,推动他们向真正的社会组织转变。”

朱国红说的这条路径,也就是社区的自我升级。

这是一种良性循环。新的模式为我市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工作带来新的活力,新的感受,每个居民都有。

【成都经验】

大变革 大活力

开启建设高品质和谐宜居生活社区新征程

在新发展理念指引下,我市开启了打造高品质和谐宜居生活社区、建设美丽宜居公园城市新征程,城市发展进入了新的历史阶段。

社区如何治理?如何发展?基层社区治理体系如何构建?……面对这一系列问题,成都率先破题——

去年9月,我市在全国范围内率先设立市委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委员会,这一年多来,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工作在全市4344个社区落地生根,让群众真切地感受到发展的热度、治理的力度、变化的深度、工作的温度。

作为全国首创,成都市委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委员会从成立之初,就被赋予改革创新、先试先行的使命。“以前,社区治理工作职能分散在40多个部门,社区治理存在着条块分割、资源分散等问题,如同‘九龙治水’。”市委社治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对此,成都组建市委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委员会,综合统筹各个部门和各类资源,专门推进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工作,致力于建设高品质和谐宜居生活社区,塑造一座享誉世界的宜居生活城市。

转变城乡社区发展治理理念,创新城乡社区发展治理机制,完善城乡社区发展治理顶层设计,新的模式为我市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工作带来新的活力。截至目前,成都形成坚持以基层组织建设为统揽、以政府治理为主导、以居民寻求为导向、以改革创新为动力的新型基层治理体系,传统管理正加速向现代治理转变,城乡社区发展治理法制化、科学化、精细化和组织化水平迈上了新台阶。

一年多的时间,全市的社区发展治理工作取得了一系列可视化成果:党建引领城乡社区发展治理的共建共治共享格局初步构建形成,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得到深入贯彻,“五大行动”等民生项目落地落实让社区环境得到显著改善,天府市民云成为整合民生服务、建设智慧社区的新载体。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工作初步实现了“城市有变化、市民有感受、社会有认同”的目标。

【记者手记】

落实每一件群众身边的小事 让社区更好、城市更好

95.2——这是三个月前“高品质和谐宜居生活社区万人问卷调查”中,96%以上受访群众对高品质和谐宜居生活社区建设所给出的认可度分数。高分的背后,是中央、省委城市工作和社会治理新部署新要求在成都系统推进的成效。

社区治理是城市治理体系的基础,更是政府惠民政策落实“最后一公里”的重要环节。对市民来讲,社区更是他们生活的家园,因为基本生活需求是在社区满足的,大家认识这个城市好不好,是从社区好不好开始认识,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大会召开这一年多来,记者深入了不下20个城乡社区进行采访,群众普遍反映,城市的变化大家都有感受。

今年5月召开的城乡社区发展治理现场推进会提出,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工作要多办民生小事,多积尺寸之功。老百姓的小事就是实事,抓好每一件群众身边的小事,让社区更好,城市就会更美好。(记者 侯初初)

原标题:体制机制之变为社区带来的自我升华——大家真正把社区、院落当自己的家了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