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创新“三社联动”治理机制
发布时间:2017-09-14 08:03:02来源:成都日报
访问量:345
[字体:]

日前召开的全市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大会明确提出,要增强定力努力建设高品质和谐宜居生活社区。围绕这一目标,我市将大力实施“五大行动”,不断夯实和谐宜居生活城市底色,在社区服务提升行动中,健全社区服务配套设施,将社区综合服务设施纳入城乡规划,在有条件的地方探索建设“一站式”、全天候服务的社区综合体。

近年来,在统筹城乡发展顶层设计下,我市坚持“还权、赋能、归位”的核心理念,推动城乡社区治理机制改革,探索“以民主保障民生、以民生促进民主”的治理模式,锦江区、成华区、武侯区、青羊区先后被民政部确认为“全国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实验区”,5个城区先后被确定为“全国和谐社区建设示范城区”。武侯区“三社联动社会化参与机制建设”、温江区“343社区协商共治机制”先后被民政部评为2014年度和2015年度“中国社区治理十大创新成果”,温江区2017年获得首批全国乡镇管理体制改革创新实验区。

“我市通过创新‘三社联动’机制,着力深化完善‘一核多元、合作共治’新型基层治理机制,探索打开社区总体营造、社会总体发展的新局面。”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按照“政府引导、社会协同、多元参与”原则,强化以政府购买服务为牵引、居民需求为导向,探索完善具有成都特色的“三社联动”机制,培育城乡社区多元服务主体。4年来,市级财政累计投入资金1.4亿元,资助社会组织扶持、社工示范、社区营造等项目1150个。将联动效应推广到社区养老、社会救助、精准扶贫等更多民生领域,激发基层社会活力,鼓励社会组织快速发展,特别是由居民自发联结形成的社区自组织迅速成熟壮大。

据了解,在前两年社区公益创投经验积累的基础上,我市2016年投入820万元、2017年投入1200万元专项资金,以3年为周期推动城乡社区总体营造行动项目,行动坚持“政府引导和多元参与”,把握“居民主体、共同参与、过程导向、自下而上、权责对等”五个原则,探索实施以“人”为核心的社区营造项目。通过实施社区总体营造行动,增强居民主体意识,培育社区社会资本,关注和响应居民需求,解决社区矛盾和问题,促进社区和谐融合,有效提升社区居民获得感、认同感和幸福感,塑造具有参与互助意识和公益慈善精神的社区公民,实现社区健康和谐可持续发展,社区居民温暖互助。

“社区基金的设立和发展能够为社区治理和发展提供‘源头活水’,动员更多社区资源和力量参与到社区服务,培育社区社会资本,真正让社区自治可持续运转起来。”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我市已经探索出五种动员社会资源建立社区基金的形式,用社会动员的方式建立社区基金能更好地撬动居民参与,由社区的居民利用社区的资源自主解决社区的问题,而不是依赖政府的资源来解决社区的问题,这也是成都进一步创新社区治理的阶段性目标。(记者 文豪)

原标题:成都创新“三社联动”治理机制 激发社会参与活力


相关新闻

武侯区玉东社区:服务居民 社区孵化20个社会组织


我市正建设高品质和谐宜居生活社区,提升居民获得感、认同感和幸福感


武侯区玉林街道玉东社区长寿食坊

上午11点半,80岁高龄的杨臣兰老人从家里出来,走了5分钟便到了武侯区玉林街道玉东社区长寿食坊门口,工作人员热情地上来搀扶。清炒土豆丝、冬瓜排骨汤,丰盛的午餐让杨臣兰赞不绝口,边吃边有邻居过来闲聊。“这个长寿食坊离家近、价格便宜、服务态度也好,我每天都过来很开心地吃饭!很感谢政府为我们老人做的这些。”杨臣兰不停地称赞。

据玉东社区党委书记杨金惠介绍,长寿食坊是社区的民生项目之一,70岁以上老人都能享受到“长寿食坊”惠老政策给予的2元就餐补贴。80岁以上老人能享受300元/年的助餐服务。同时,社区长寿食坊由居民组织“睦林长者互助社”管理,为老人们提供最贴心的服务。

据了解,玉东社区辖区面积只有0.45平方公里,常住人口6000余户、约1.6万人。“社区虽小,却涵盖了居民‘家庭、单位、社会’三个生活空间。如能将社区便民、利民、惠民服务做深做细,就是一种城市品质提升。”杨金惠表示,社区发展治理要突出居民主体性,社区为民服务和居民自我服务要同向同步。

为民服务,社区创新开展“民情专递”“玉林夜话”、预约家访等活动,深入了解居民需求,梳理形成需求台账和项目清单,并统筹驻区单位、“两新”组织、“双报到”党组织等各方力量,组织项目认领,开展惠民服务。同时,拓展社区微型理发室、日间照料室、“四点半”学堂等服务空间。

此外,居民自发开展的活动项目也不在少数。去年,社区尝试以3万元公服资金为杠杆,鼓励居民自发开展互助公益服务,半年时间就撬动“暑期托管班”“亲子厨房”等11个项目,涵盖院落文化、邻里互助、亲子服务等多个方面,服务群众1000余人次。

截至目前,社区已经成功孵化了睦林长者互助社、爱艺助残俱乐部、兰馨妇女发展促进会等20余个社会组织。杨金惠表示,这些组织开展的活动涵盖了老年服务、助残文化服务、妇女服务、儿童服务和家庭维修、院落维护等工作,与居民生活息息相关。(蒲振韬 记者 粟新林 文/图)


相关新闻

“小区里的议事会” ——成都基层治理的民主实践

年近70岁的四川成都晋阳社区居民田景余,自警察岗位退休后也没闲着,为了自家小区院子的事儿每天东奔西跑,人也显得格外精神。

这几天,他和另外4名邻居组成的居民小组议事会,把晋阳社区居委会和施工单位、监事会的相关人员召集到一起,商量着小区院子后大门的维修方案,这已是他们第5次开会讨论这一方案。“这次定下来就动工了,大家再好好议议。”老田说。

田景余所在的晋阳社区,位于成都城区与郊区的结合处。他所居住的北苑小区里的房子大都建于上世纪90年代初,是成都最早的商品房。30年后,年久失修、设施老旧成了居民的共同“痛点”。

最近几年,北苑里讨论最多的话题就是“今年整修哪些项目”“居民家又遇到了哪些问题”,这些大事小情通常都由居民小组议事会牵头。

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正在加速构建党委政府“掌舵”主导、全民共建共享的新格局,变“社会管理”为“社会治理”。

在成都市近期召开的一次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大会上,明确了转变特大城市发展治理方式,其中包括构建符合特大城市特点和规律的社区治理体系。居(村)民小组议事会,就是成都社区治理的一种民主实践。

在居民所住的院落中,在社区党组织领导下,由全体居民推选出3名以上代表,成立议事会,在一定范围内行使居民小组自治事务议事权、决策权。经过近十年探索,这一民主议事形式自2012年起在这座城市的4338个村、社区全面推开。

在北苑小区,按照约定,5名议事会成员每月10号召开一次议事会议。今年的前三次“例会”上,田景余和他的同伴商议决定“修葺后大门、修整消防通道、安装院落围墙的防盗刺,三个工程合计预算3.6万元”。这些钱一半来自社区的专项资金,一半由居民自筹。

决议在院落里公示一周后,提交至社区,完成民主议事的第一步。第二步,北苑小区的项目申请需要在更高层级的社区议事会上“路演”。每个申请项目的居民小组各自介绍项目情况、自筹资金来源、广大业主意见。获得37名社区议事会成员中的2/3以上“赞同票”,项目才算通过。

田景余说,获得项目后,居民小组议事会又开了五次会,包括比选施工单位、研究施工方案,几经比较在原来3.6万元预算的基础上,又省下了1500元。“这叫开支少,办事好。”老田高兴地说,大家伙自己的事儿,自然更上心。

晋阳社区党委书记李含荣说,基层治理的民主实践给成都的社区带来了“人”的变化,激发了居民参与社区事务的热情,居民不再只是“等靠要”。

在距离晋阳社区大约30公里外的双流区公兴街道的朱家庙社区,超过千户农户拆迁集中安置在金河苑小区。小区院落清新整洁,散落在院落里的长椅坐满了“摆龙门阵”的邻里街坊。

“康老师,我们那一栋的电梯又不对了。”“康老师,我们小区如果有一个老年人喝茶的活动室就好了。”身为居民小组议事会成员的康从芬告诉记者,自从小区成立议事会之后,大家参与院落治理的积极性都格外的高,意见就这样一个个收集起来了。

记者了解到,在民主自治的过程中,监督的触角也直抵最基层“末梢”。公兴街道纪检监察室主任朱玉梅介绍说,在社区、居民小组自治的过程中,不仅设置了与议事会并行的监事会履行全程监督责任,街道纪工委、村(社区)纪委、村(居)小组廉情监督员三级监督网络,也保证了自治的“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研究员赵秀灵认为,在中国社会发展中,基层民主治理的创新表现尤为突出。成都的基层治理展现了新的面貌和格局,在党组织起引领作用的同时,实现了“由民做主”。

新华社成都9月12日电 记者 许茹


相关新闻

武侯区社区发展治理培训班开班

昨日,武侯区委组织部、区委党校联合举办的武侯区社区发展治理培训班在西南财经大学正式开班,来自全区13个街道、87个社区的113名党员领导干部参加培训。

据悉,本次培训班邀请的授课团队中,既有来自省委党校、四川大学等院校具有深厚理论功底的专家学者,又有来自市委组织部、市政研室、市民政局等具有丰富实践经验的相关领导,他们将从不同角度对推进社区发展治理进行分析解读,指导学员领会上级精神、转变思想观念、明晰方法路径。

“面对新课题和新机遇,党员领导干部更应先学一步、深学一层,勇于带头学思践悟。”据武侯区委组织部介绍,这次培训,不仅限于理论授课,还安排了现场教学,将组织参训者到其他区(市)县向优秀社区“取经”。培训期间还设有分组讨论环节,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共同提高。(记者 粟新林)


相关新闻

成都社区发展治理改革为全国贡献新经验

“成都以深入推进城乡社区发展治理改革创新为抓手,不断提升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增强市民的获得感幸福感,这一改革实践是增强城市竞争力、促进城市永续发展的大手笔。”西南交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教授陈光认为。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城市工作会议上强调:“城市的核心是人”。切实增强市民的获得感,让城市的发展惠及所有人,是社区发展治理的落脚点。陈光认为,成都深入推进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建设高品质和谐宜居生活社区,是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城市工作和社区发展治理的新思想新理念新要求,全面落实中央城市工作会、全国城市基层党建工作经验交流会和省、市党代会精神,加快转变特大城市发展治理方式,探索构建国家中心城市治理体系的重要改革实践。

陈光认为,成都社区发展治理改革,具有很多首创性的改革实践创新。成都遵循规律,努力探索特大城市社区发展治理新路子,在全国率先成立市委社区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委员会,首次提出科学发展和有效治理是城市工作的一体两面。在改革方案部署中,成都努力探索创新体制机制,如创新社区发展治理工作推进体制机制,突出党的领导。市委设立的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委员会,负责统筹指导、资源整合、协调推进、督促落实;各区(市)县党委设立城乡社区发展治理相应机构;街道(乡镇)党(工)委突出党的建设、发展治理职责,优化内设机构设置。将有效从源头破解社区发展治理中存在的“九龙治水”难题。同时,成都坚持系统改革思维,即将出台《关于深入推进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建设高品质和谐宜居生活社区的意见》,系统性推进改革部署。这一系列改革创新,让我们更有理由期待改革将会取得丰硕成果,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将会成为成都又一张闪亮名片,并将为全国贡献城市社区发展治理的成都模式、成都经验。(记者 陈宇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相关新闻